天行健 | 智能问答 | 登录 | 注册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关注
【广州日报】援荆一月记:走出忧惧,走向团圆
信息来源:荆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2020-03-12 09:48

住进ICU3天后,L先生的病情好转,回到重症病房。广州第一人民医院大夫刘俊说,他上周四又好了点,已转到普通病房住。这个爱报喜不报忧的“顶梁柱”,终于向家人传回真的喜报。

大前天,被病毒折磨一个多月的S女士,也被接出荆州一院重症病区。63岁的她20多天来第一次踩到了地面,频繁折磨她的气促感消失了,已然脱下病号服的丈夫告诉她:“我今天出院了!”这个曾一家十口感染的家庭,而今团圆在即,劫后余生的老夫妻和广东医生们一起,对镜头竖起了大拇指。

自广东派出第一支医疗队支援荆州后,康复出院的故事就每天都在发生。

而下面这一连串,不仅仅是数字,更是人心,是中国人最看重的阖家团圆:

自2月10日至今,广东省先后派出了7批次共581人的医疗队支援湖北荆州,他们来自广东省17个地市、131个单位(8个行政事业单位、123家医疗卫生机构)。经过一个月的荆州战役,全市江陵、松滋、石首、公安、监利5个县区实现病例清零,全市重症、危重病例已集中在市级重症救治中心,重症危重症比例呈显著下降趋势。累计治愈人数从当初的56攀升至3月10日的1431,住院人数只余100,治愈率从5.6%攀升至90.57%。

一个月前

疫情刚爆发时,一部分荆州人的忧惧曾让医护印象深刻。

年前,一些市民拒绝从武汉回来的亲人进门,要求他们先到医院做检查,一时间,医院出现大量患者。年近60岁的荆州一院前呼吸科主任黄晓霞亲自去发热门诊接诊,她记得那时门诊量非常大,短短一天,她就发现三四个患者有疑似症状,后来都被确诊。1月23日,荆州一院成立了第一个新冠肺炎隔离病区。

“新冠没有特效药,患者的心理问题非常普遍,包括恐惧、担心、失眠、孤独乃至悲观厌世。”最早进入隔离病房抗疫的护士宋云说,一开始医护人员同样有很多心理负担,“我也紧张,出现了很多躯体化症状,比如胸闷,吃东西拉肚子,几乎4天没有吃过饭,因为一吃就拉。我知道感染病毒会有消化道症状,所以很担心,不过吃了黄连素后慢慢恢复了,我才放松些。之后,住我对门的小护士出现了呼吸道症状,查了CT,肺有问题,但并不是新冠肺炎,但她只能被隔离。为了让她振作些,我在她门口放下最喜欢的蛋糕,见到蛋糕后,她在微信回了我一个‘开心到飞起’的表情。我们就是这样互相勉励着、坚强着。”

宋云是医院“心理小组”成员,除患者、医护,她还面向社会做心理援助。一个多月时间,记录下四五十张“心理干预”表格,其中属于患者的不到一半,医护人员也占一小半,另有一些属于有心理问题的荆州市民。“我记得有一个求助者是一名护士的父亲,当时荆州封城,他一个人被困在乡下,看着电视上每天确诊病例数的增加,孤独的他连续6天只睡半小时,他电话里的声音非常虚弱,我觉得他快要崩溃了。”宋云说,“后来,我建议他妻子过去陪他,他才慢慢好些。”

就这样,医护、患者、市民度过了最艰难的三周,直到2月10日深夜,首支广东医疗队到来。            

63岁的S女士至今都懊悔,春节就应该闭门谢客。因为聚会,一家三口和其他7名亲属都被感染,6人住在一院,其他4人住在荆州市的其他医院。S女士病得最重,住进ICU,丈夫W先生和女儿W女士则在隔离病房二区居住。进入隔离病房的广东医疗队医生袁会清很快就注意到这对父女,彼时,这家人已经在医院待了近2个星期。

“我记得W女士整晚不睡觉,她父亲的抗压能力好些,但因为两人见不到住在ICU的亲人,都非常焦虑,对我说:‘我妈妈到底怎么样?发她微信,她很少回,和她电话,她的声音非常小,非常虚弱’。”袁会清说,他询问后才得知,过年时,父亲的侄女婿一家从武汉回来,一家人忽视了政府的三令五申,一聚餐接连倒下10口人,为了缓解父女二人的紧张情绪,袁会清亲自替他们到ICU看望了S女士,“当时她的状况确实不好,我鼓励她一定要坚强起来,女儿、老公都在盼着你好起来,千万不要丧失信心。”

“2月23日,我也接到她的心理援助电话。”宋云记得,最初接到W女士的求助时,那头的声音是崩溃的,“她不仅担心自己的母亲,还有小女儿。女儿从出生每晚都和她一起睡,从没有分开过。但她生病后,没病的孩子和她老公一起被隔离了。她每天被亲人的病情折磨,要吃两粒安定才能睡觉。”

电话那头,宋云开始抚慰,告诉她会亲自了解被隔离孩子的情况,“毕竟孩子有她爸爸照看,还有社工每天上门提供服务,她很快就会适应的。你现在关键就是要养好身体,老公和孩子都等着你回家团圆,你如果不坚定信心,一起生病的父母怎么办?你要勇敢,要做他们的榜样。”

其实,对这一家三口,宋云都是这样鼓励的——“当好其他人的榜样!”

宋云安慰之后,W女士开始不断做积极的心理暗示,摒弃一切负面消息,将手机调至静音,将安定的用量减半。宋云、袁会清还有其他值班的医护每天为这一家三口传递消息。2月24日,宋云收到了W女士的短信:“这是我24天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感谢您给我心理上、精神上、生活上极大的帮助和支持……我要继续加油、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我爸妈也让我代他们对您表示感谢!”

渐渐地,积极配合治疗的一家人,身体都好转了。3月5日,W女士出院,3月7日,W先生出院,当天,S女士回到普通病房。“她再过两天应该也要出院了,现在已可以下床活动了。”3月9日时,袁会清告诉记者。

就在S女士下床的那天,老夫妻和过来驰援的广东医疗队黄道政、刘易林、袁会清、李江山四名医生一起合影,众人跷起了大拇指。离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L先生转轻症了

“您的病情收进来是重型,后来变成危重型,经过我们治疗之后转回重型。今天我们刚刚查完房看过CT,准备把您转到普通病房。”3月5日,刘俊查完房后的一番话,让L先生激动不已。在重症病区,L先生因长时间住院被称为“老熟人”;如今,到了“老熟人”离开的日子。

40多岁的L先生以前每天都在和妻儿“谎报军情”。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尽管一进来就住重症病房,但对视频另一端的家人,他总谎称自己是轻症,快好了。10天前,L先生的病情突然恶化,要住进ICU,这让他一时无法接受,因为他无法再骗妻儿了。是刘俊和他聊了整整半小时,直到半夜,他才同意。

幸而,病情很快好转。“多亏您找我谈心,了解我的想法,分析我的病情。让我多喝水、合理饮食、保证睡眠,加上您的治疗,我觉得医患配合起来后,病不可能不好。您对我的帮助特别大,我按照您的指导一步步做,这一周我的病好得特别快。”L先生对刘俊说。

而刘俊则表示:“很多时候,治疗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医患的沟通。这里的患者大多只有一部手机,和家人报喜不报忧是常态。治疗我的本职工作,但治疗新冠,更关键是了解病人的心态,要让转隔离病房的患者分享一下成功的经历,这对大家都是一种鼓励。”

隔离病房里,另一名从洪湖市转院而来的重病号T先生也向刘俊表达了感谢:“你们医生用心良苦,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我在这里变化很大,从刚开始来上气不接下气,到现在可以下床刷牙洗脸,我在洪湖住ICU时14天没有下床,来到这里一天比一天好,心里也没有那么压抑了。我刚才一直和家人发微信,说我没几天就可以出重症室了,心里很欣慰。”

“你们从广州大老远来,每天都不辞辛苦在这样的缺氧环境下工作,我们内心很受触动,非常感激你们。”听到T先生的话,刘俊由衷地开心。

“我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去看检测结果,然后把好消息告诉患者。”刘俊说。

3月10日,广东援荆满月,在多方共同努力下,荆州重症、危重症患者已从180人下降至21人。9日晚,一直在最前线坐镇指挥抢救危重症患者的广东支援荆州医疗队救治专家组组长蒋文新发了一条朋友圈,引用了苏轼的名篇《定风波》,文末的最后两句是:“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转自《 广州日报》 )

打印|关闭
0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荆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技术支持:荆州新闻网
地址:荆州市荆州区荆东路18号 电话:0716-4163808
网站标识码:4210000041 鄂ICP备05028271号 鄂公网安备 42100302000036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