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健 | 智能问答 | 登录 | 注册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关注
【信息时报】花都护士杨华邦支援荆州战“疫”:这一个月里,深切地感受到“苦辣酸甜”
信息来源:荆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发布时间:2020-03-17 14:58

“2月11日,我跟随广东省第二批支援湖北省荆州医疗队出发。 岁月如梭,眨眼间来到荆楚之地已经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里,我尝遍了苦辣酸甜......”杨华邦是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重症医学科的护理组长。2月11日,他随广东省支援荆州医疗队出发,在荆州一医隔离重症病区工作。由于里面收住的都是一些新冠重症患者,观察病情远远比普通监护室要更仔细,不容丝毫的松懈。杨华邦说,一个月的战“疫”,一个月的坚守,让自己深刻地感受到了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让他更加体会到生命健康的可贵。

苦:每班连续工作6-8个小时甚至更长

杨华邦介绍说,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因为没有传染病科,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病区都是临时改造的,各方面条件有限。他所在的医疗队是支援医院的第一批支援部队,当时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差不多有两百例。

面对如此多的患者,医务人员因人力严重不足而压力巨大,每个隔离重症病房的护士,都要负责护理3-4名危重症患者。由于防护物资紧缺,他们不得不调整至每班连续工作6-8个小时,有时甚至更长,期间不能吃饭、喝水,甚至不能上厕所。由于劳动强度极高、持续时间长,防护服不透气,所以每班下来身上都湿透,脸上留下了护目镜深深的压痕。脱下防护服,杨华邦脸上还留着压痕,鼻梁也被压破了皮。

辣:眼睛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流泪

由于新冠肺炎传染性极强,他们每天上班前都要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上N95口罩、双层手套、面罩面屏后,外面再套上一件隔离衣。穿好一整套防护用品,最少要二十分钟,为了避免交叉感染,脱的过程就更漫长。

“在隔离病房工作,护目镜有时会起雾,起雾后造成视线模糊,常常要把头靠得很近才能看见,给护理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难。”杨华邦称,病房里充满浓浓的消毒水味道,地面和仪器设备物品要消毒,病人的排泄物也要消毒处理,“长时间在消毒水挥发浸润下,眼睛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流泪,隔着护目镜也没法擦干,只能等脱下防护服后再洗脸。”

酸:护理过一家十口人均感染的病例

由于新冠肺炎病人的特殊性,常常是以家庭式发病为主,常会遇到让人感到心酸的事情。

杨华邦护理过一位阿姨,她们一家十口人,无一幸免,均感染新冠肺炎。虽然都住在同一家医院的病房里,大家相互之间非常牵挂,但也不能见面,每天只能通过电话联系。“每次听到家人的声音,她都默默的流泪,然后相互鼓励要齐力共抗病魔,静待胜利回家的那一天。面对这些,每次我都只能给一个加油的手势鼓励他们。”

甜:每天都有新增的新冠患者治愈出院

“在荆州,医疗队来自不同的医院,穿上防护服后,我们不知道对面是谁,但确认过眼神后,我知道是为了谁。为了战胜病魔这个共同的敌人,我们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相亲相爱,在这里我们是朋友、是战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杨华邦称,经过大家的努力,看着一个个危重症患者好转,每天都有新增的新冠患者治愈出院,队友们都觉得心里很甜。

截止至3月10日24时,在各方努力下,荆州市疫情总体进入低水平发病期,荆州市全市确诊病例出院增至1442人;治愈率从广州医疗队支援前的5.21%提高到现在的91.3%;重症、危重症从130人直降至16人。 ( 转自《信息时报》 )

打印|关闭
0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荆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技术支持:荆州新闻网
地址:荆州市荆州区荆东路18号 电话:0716-4163808
网站标识码:4210000041 鄂ICP备05028271号 鄂公网安备 42100302000036号 网站地图